弘毅投资
公司新闻 > 新闻资讯
赵令欢:要做价值创造者,不做简单的金融工程师
文章来源:界面         更新日期: 2014-12-10 17:40

问题繁多的国企改制,弘毅为什么一直并还将继续参与;从参股到控股,弘毅为何有底气说能把企业做的更好;对苏宁的投资到底算不算失败?在弘毅步入下一个十年之初,赵令欢向“界面新闻”详解弘毅未来的投资策略转变。

界面:弘毅过去十多年为什么一直坚持做国企改制?

赵令欢:十一年前弘毅开始在中国投资,经过研究之后觉得国企改制是个很好的主题,是因为我们觉得政策会往越来越市场化的方向走。因为市场化的企业,才能在市场经济里面有竞争力,才可以存活、发展和创造。

弘毅就是按照这条思路,一做就做了十年。我们30多个国企改制的案例,做的都还算是比较好。

我心里比较明白的就是两点:第一,找跟国家今后发展方向相一致的行业;第二,这个行业里面如果有比较多的国企,我觉得这是很好的机会集合。我还是看得比较透,但凡和这个符合的,我们都会坚定的做,不管遇到多少困难;但凡和这个不符合的,我们都会比较小心。

界面:国企改制需要与政府打交道,做不好赔钱,做好了又会冒出国有资产流失的指责,弘毅如何平衡政府的诉求和基金的商业利益诉求?

赵令欢:当然国企改制中间会有很多问题,但克服问题就是创造价值的过程。弘毅本身作为一个投资公司,从一开始就追求做一个价值的发现者和价值的创造者,从来就没想简单地做一个金融工程师。

我们做了这么多企业,到目前为止我还真的没有听谁说,弘毅挣这么多钱是因为国有资产流失。我们还是很明显地留下了一个清晰透明的印迹,就是进去之后,改制、提升管理、国际并购,做很多价值增值的服务。由此企业变得更有价值了,股票变高了,我们退出的时候挣了很多钱。所以反而没有引发各种各样的争议。我觉得用价值创造的理念、透明的方式,去做国企改制是正路。

界面:未来弘毅投资国企的比例是会增加还是会减少?

赵令欢:弘毅这十年来,基本上有一半我们投出的资金,是放在了国企改制。弘毅目前的总规模是将近500亿人民币的本金,我相信未来还基本上是这个比例,每期基金的一半会放到国企改制,另外一半会放到大型民企的国际性投资、收购兼并和跨国投资里。

界面:苏宁是你们一个著名的民营企业投资案例,在苏宁二级市场价格比定增价还低的时候,为什么弘毅还要坚持参与苏宁的定增?

赵令欢:苏宁这个投资,大家都很关注,因为国家批准我们出资的时候,股票价格已经远远低于我们定增的价格。我们做了一件大家都不可以理解的事。但真正理解了之后,很多人还是认为我们做对了。

为什么坚持投资,很简单,就是诚信二字。我们认为契约精神这个理念,是一个企业特别是弘毅这样一个投资企业的生命线,我们要像生命一样爱护,像眼睛一样去保护。

其实我们可以找一个技术性的理由,说我们不做了,事实上别的企业可能都会那么做,但是我们投资呢,是跟企业家打交道。所以在我的脑子里,可以有一万个技术理由,去减轻我自己的压力。但是有一条我过不去,那样我会违背了和张近东的契约。

当然如果只有这么点精神就去这么做,钱不是我们的钱,那它的反面就是你完全不负责。弘毅还是做价值投资,所以在12块3毛钱的时候,我们觉得能投,我们没关心当时的股价是多少,我们关心的是这个企业,今后三年、五年、十年会是什么样的一个企业。因为审批花了一年,股价掉到了八块五,但这个公司本身没有变,所以我们还是有信心,是可以投的。这两条加起来,让我们觉得可以继续投。

界面:这个案例虽然还在进展之中,但是外界都看到了,投资了2年半,弘毅还亏损30%多,请问投资人对这项投资是否有意见?

赵令欢:大家比较关心的是说投了两年半了,股价还是那么多,七八块钱,是不是我错了,有可能是我们错了。但基本上每个月我都会和张近东攀谈一两次。在诸多的战略和战术方面,有很多相互的交流,我今天还是比较有信心的。

当年我们投的时候,锁定期三年,另外我跟外界也说了,这是一个长期的投资。在我们干活的这个阶段里面,股价是多少,我并不是过分的关心。当然了,股价如果很高,我的压力会小一些;股价低,我的压力会大一些。

我们的出资人是会有担心的,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是相信我,没有完全弄错。我只能说我还是很有信心,但下结论的时候还不到,等到了再下结论。

界面:那您最满意和最不满意的一次投资分别是什么?

赵令欢:投了这么多,每一个都有它的个性,你要是问我每一个投资里面最高兴和最沮丧的事,我可以跟你讲一大堆。讲起投资,就跟讲我们的朋友一样的,都有特色,你说哪个最好哪个最坏,我还真说不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