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投资
公司新闻 > 新闻资讯
移动互联改变生活方式,弘毅正全面拥抱互联网
文章来源:界面         更新日期: 2014-12-10 17:41

关于互联网,赵令欢说,移动互联正在快速改变每一个中国人的生活方式。即便是很传统的行业企业,我们都在竭尽全力的帮助企业的领导人认识和发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作为工具的提升。但投资互联网企业,不是我们的专长。

界面:弘毅如何看待目前大热的互联网领域的投资?

赵令欢:互联网,特别是移动互联,正在快速改变每一个中国人的生活方式,一定会对任何企业和行业产生很大影响。从这个角度讲,弘毅毫无例外在全面的拥抱互联网,比如我们要求每一个新的投资,不管是不是互联网企业,都一定要有互联网策略。即便是很传统的行业企业,我们都在竭尽全力的帮助企业的领导人认识和发挥互联网、移动互联网作为工具的提升。

界面:那弘毅为什么较少投资互联网企业?

赵令欢:我们当然想投,但这不是我们的专长。因为大部分互联网的企业还是属于早期创新企业。比较明确的,看上去是赢家的,往往又作价很高,需求的资金量很大,另外对于什么样的投资人适合他们,他们自身也有很大的选择权。

弘毅是一个通过我们的资金和资源,帮助企业成长的投资人,我们不是所有的事都能做。太早期的要风险创投去投,有的时候有的企业已经很发达了,需要的就是一些资金,好比说阿里巴巴上市之前高价融资,小米也在高价融资,我们能够提供的资金量跟他们想要融的又不是一样的大。

另外我们承诺给投资人的是,要对被投企业有一定的话语权,这些说明的就是不一定适合。我们也在努力的寻找,但是我们只做适合于我们方略方面的投资。我们作为一个投资公司,从来就不追求把所有的好事都沾上。

界面:弘毅现在比较看好哪些行业?

赵令欢:基本上沿着中国消费者的这个吃喝玩乐线路去走。中国比较肯定的两个发展的原动力,一是城镇化,二是消费升级。按照这两个原动力能够催生的行业来看,整个生命质量提升的医疗健康是一个主要的链。不光是医院,还有养老院、康复中心,以及各种各样的提高生命质量的服务形态,我们都很感兴趣。我们也有一定基础,十年前从药开始做起,后来在药的基础上加了器械,现在在药和器械的基础上加了医院。我们也一直在研究和尝试着养老。

另外就是消费餐饮。我经常讲一个很粗俗的故事就是,农民以前要吃个萝卜,他到田里去拔一个就吃了。现在城市化之后,农民要吃个萝卜也得到店里去买,或者打电话让别人配送。这个中间环节就包含很多机会。所以品牌零售、品牌物流、品牌食品我们都在投。

界面:除了医疗和餐饮,还看好什么行业?

赵令欢:基本上沿着中国消费者的这个吃喝玩乐线路去走。中国比较肯定的两个发展的原动力,一是城镇化,二是消费升级。按照这两个原动力能够催生的行业来看,整个生命质量提升的医疗健康是一个主要的链。不光是医院,还有养老院、康复中心,以及各种各样的提高生命质量的服务形态,我们都很感兴趣。我们也有一定基础,十年前从药开始做起,后来在药的基础上加了器械,现在在药和器械的基础上加了医院。我们也一直在研究和尝试着养老。

另外就是消费餐饮。我经常讲一个很粗俗的故事就是,农民以前要吃个萝卜,他到田里去拔一个就吃了。现在城市化之后,农民要吃个萝卜也得到店里去买,或者打电话让别人配送。这个中间环节就包含很多机会。所以品牌零售、品牌物流、品牌食品我们都在投。

界面:此前有些中式餐饮企业在接受投资之后发展并不是特别好,弘毅没有这个担心吗?

赵令欢:下一个我们要看的实际上是教育。中国是一个特别重视子女教育的国家,但教育我们现在还没开张,研究了七八年了,可能还要等一段。因为教育和医疗一样,都是政府公共介入比较多的地方,要等国家准备好放开了之后,我们这些市场力量才可以进去。

让创业者退出和职业经理人进入成立并购平台来加速整合创新。

界面:如何避免投资人和企业创始人之间的矛盾?

赵令欢:通过我们的投资,创业者已经丰收了,结束了他个人的阶段,餐饮接下来会按照我们的团队理念全心的往前推。当然我们也在积极寻找创业者参股的机会,总之一定要和创业者做到志同道合,建立所谓的战略和利益共同体。通过这种结构设计,就会避免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的矛盾问题。

现在我们不但投,还一头扎进去了。自己出资,把人都拢过来,成立餐饮集团,然后再去收,收了马上就去管。比如我们收购了权金城,谁去管呢,郑刚去管。郑刚是谁呢,是我们在市场千辛万苦挑来的。

我们不去回避矛盾,大家一定要咬合,咬合不了的情况就不投。或者你跟这个创业家说,你看你已经创了这么多价值,给你一个好价,你愿不愿意把企业放掉,不愿意放那我们就不投,他们就自己继续做或找其他投资人咯。

界面:那弘毅自己做就一定能做好吗?

赵令欢:这是个实验,但成功的机会是有的。为什么星巴克的咖啡那么贵,是比别的地方咖啡好喝吗?事实上,喝星巴克的咖啡,好不好喝已经不重要,他肯定好喝,但也不是那么好喝,星巴克其实代表着一类人的生活方式选择。

我们认为餐饮行业以后最重要的是品牌,对大众来说则代表安全、合算。但品牌这些事情,原生态的创业者一般不会特别好的掌握,所以我们觉得是有机会发展到下面一步的。大型国际连锁企业的经理人已经培训了十几、二十几年,这个时候可以到这里来大显身手。我们自己成立餐饮集团,给创业老板一个很好的价格,他完全退出。然后请我们看得上信得过的职业经理人来把这接力棒往下传。

这个是早期的实验,我相信能够成功,但现在还没有成功。三五年之后,我们再来谈谈权金城、Pizza Express做的怎么样的时候,我们才可能有一些历史数据。

界面:通过成立医疗和餐饮两个并购平台的方式?

赵令欢:投资医疗和餐饮,我们不但要用控制和收购的方式去做,还希望能产生两个附加效应,这个是通过成立投资控股平台来实现的。第一要有最好的专业的管理团队,不光是收,最重要的收了之后马上去管。作为投资公司,如果不成立这种很专门专业的平台,不一定做得到。

我们投资公司里面,包括我在内,更多的是杂家,不是专家。什么都知道一点,但是是不是对被投企业的管理价值创造懂得最多,那肯定不是最多,好在市场上有这样的人,那你怎么纵向地把这个事情组织起来呢,就是成立投资控股平台。

还有就是医院也好、中式连锁餐饮也罢,虽然多但都是比较小,单个去和资本市场对接,太小太散了。如果我们用投资控股平台把他们结合在一起,就比较大、集中、规范,这样就很快地和资本市场对接。然后利用资本市场的力量,加速收购整合、提升管理。这是我们投资模式上的一个创新。

当然这个里面也反映出中国做并购投资的一个基本现实,就是咱们的资本市场还不够发达。仅靠资本市场,实际上会对投资周期有影响,比如退出不容易、股权的流动性不容易。虽然我们现在有新三板、创业板、中小板等各种各样的实验,但中国资本市场还不够深、不够规范。所以成立投资控股平台,去投我们看准的、不断要投的子行业,是我们尝试的一个方法,解决的不单是管理的问题,还有流动性和退出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