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投资
公司新闻 > 新闻资讯
看好中国变成国际市场,未来要做更多跨境并购
文章来源:界面         更新日期: 2014-12-10 17:43

对于跨界并购,赵令欢说,“目前我们的投资方向,很鲜明地体现出我们对中国经济转型后新常态下的机会的思考,有几个特色:第一,从主要围绕生产制造型企业的投资,变成以服务型企业为主的投资。第二,从主要聚集国内机会的投资,变成比较集中的跨境投资。在跨境投资方面,以前我们更多是帮助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现在是通过并购‘收编’跨国公司,重点发展中国市场。”

界面:为什么弘毅将以前的参股投资为主变为控股性投资为主?

赵令欢:弘毅十年前成立的时候,我就准备把我们叫成并购投资基金,没想叫PE,就是做Buyout。所谓Buyout就是控制性投资为主,不管是国企改制还是民营企业,但当时条件不具备。特别是民营企业,能去并购控制性的机会不多,所以我们就叫PE,但我们的DNA,包括十年来打造的能力,都是让我们可以变成不光是买企业、最重要是能帮助企业管好的投资公司。

中国过去十多年发展的非常好,国企继续改制,有控制性投资的机会,民企也会有些第二代不愿意做或者不能做的,我们也可以把它收过来,转给职业经理人,去把它往前突破。

另外就是国外有很多企业,他们的产品、技术和管理适应于中国这个大的市场,我们可以把他们收购了,快速倾斜到中国市场。所以我们的确在越发多地做并购性的投资。

界面:柳传志先生有个著明的投资原则,即“事为先,人为重”。如果是控股性投资,那说明弘毅未来需要不少职业经理人来经营并购来的企业,您判断中国的管理人才及其道德水准已经达到一个新的阶段了吗?

赵令欢:我觉得要看内因和外因。内因就是看这个人,是不是把企业利益放在第一位。每个人都有个人的利益和追求,但是做企业就要把企业利益放到第一位,把个人发展和企业发展结合起来。另外就是才能,是不是有正确的背景、正确的信念。我们投的都是有历史的企业,你从历史可以稍微预见一下未来,把人看懂这是内因。

另外就是你的机制设置,要求每一个人把他个人的发展和企业的发展结合起来,你在体制机制设置上也要反映这个哲学。好比我们毫不例外的认为企业的主要骨干,特别是一把手,要在企业里面持股,而且要持相当分量的股。比例本身没有一个黄金分割,一般的情况之下,是要有足够拥属感,乃至于企业做败了对他的利益伤害很大;做好了,对他个人利益的提升也很大。

所以外因制度上的设计,我们要让职业经理人有事业感和主人翁精神,要有责任把事干好。国外也是这么发展起来的,我对中国企业的职业经理人是充满了信心。我们现在还在早期阶段,要耐心地走过这个阶段,走到下一个阶段。

界面:一些原本做PE、VC一级市场的投资人今年也在成立专门针对二级市场投资的基金,弘毅是否有类似的计划?

赵令欢:市场中发生的事,我们都比较关注。中国市场的发展有它自己的特色,不会按照国外市场发展的进程去一步一步复制。即便是复制,也会很快,国外二三十年才能建立的东西,我们两三年就都学会了。我觉得中国有可能是完全按照自己的路子去走。

最近中国也有很多创新,比如现在很多私募的基金去申请公募牌照,也有一些公募去做私投。我们都会注意到这些。弘毅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去介入公募。我们认为私募的市场足够大,发展也足够快,但是我们会关注这些,每一种未来可能都会考虑。但是我们计划中的事,在没有需要跟市场说明之前,不会过早的去说明。

界面:您能否透露弘毅之前已经结束的基金的年化复合回报率?另外,能否透露弘毅投资给股东的投资回报率?

赵令欢:弘毅是一个以并购为主要模式的基金,特色就是资金量比较大,单笔投入也比较大。所以不一定说有一个项目回报会几十倍上百倍,但我也不会有诸多的项目说血本无归。

我们2003年才开始做第一期基金,到现在一期二期才刚刚到结束期。从现在能够看到已经结束的这些基金,回报不错。行业里可能有一些第三方的述评报告。总体来讲,我们早期的几个基金,回报都还算是比较好的。后面的几个基金还都太年轻,还没到收尾,日后才会有评价。但我一般有一个政策,就是我不跟市场说我们的回报率,我只能说回报不错,投资者还算是比较满意。

界面:现在弘毅的三四期基金也到了快要收尾的阶段,怎样做好收尾?

赵令欢:弘毅是一个以价值创造为主要理念的基金。我们投完了以后,投资管理作为一个增值服务的主要手段,是我们很重要的一部分。现在四期、五期和两期人民币,都还是在重管理的一个期间内,都还在所谓干活的一个阶段。我们在埋头干活。如果以前的历史是今后的情况的预测的话,我觉得都会有丰硕的成果。

界面:弘毅未来5年到10年的投资思路,包括你们的海外投资思路是怎样的?

赵令欢:弘毅现在不再在市场上募资,我们前面的募资还没投完,现在主要是美元五期,24亿美元的基金,我们还在这个基金里面投资。

这个投资挺有意思,体现出我们对今后中国转型新常态下机会的反应。第一,以前主要是生产制造型的投资,现在变成主要是服务性的投资。第二,以前主要是国内机会的投资,到现在变成也配合着一些跨国跨境性的投资。另外,以前我们是投中国企业到走向世界,到现在变成从国外收编了重点地发展到中国,比如前段时间我们收购了Pizza Express。

我有一个基本观点,中国以前更多是国际工厂,现在中国正在变成了一个国际市场。而以前做国际工厂的时候,是为全世界最有市场最有钱的地方制造好的产品,虽然我们有最多的工厂,但很多生产制造出来的产品,不一定适合今天中国做世界市场的需求。像这样跨境收购的主题,完全是看准中国变成国际市场这么一个大势,我们先别人半步,提前布局进行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