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投资
公司新闻 > 新闻资讯
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经济转型语境下的创新浪潮
文章来源:         更新日期: 2015-04-23 19:13

4月23日,由中国领先的股权投资市场专业服务机构投中集团举办的“2015中国投资年会”在上海召开,业内精英针对行业变革中的新机遇、新常态,展开一场关于 VC/PE 未来蓝图的碰撞和深度展望。

弘毅投资总裁赵令欢在主题演讲中表示,随着中国从世界工厂转型为世界市场、在国际经济新格局中不断崛起,随之而来的是投资的转向与模式的创新,这一浪潮对于金融资本、尤其是并购重组类资本是一个难得的系统性机会。

以下为演讲实录:

赵令欢:经济转型语境下的创新浪潮

谢谢投中集团陈颉总裁给我这个机会,在此向大家学习和分享我们对于创业、创新的心得。我于2003年加入联想控股、创办弘毅投资,十几年来弘毅凭借天时、地利、人和,已经成为了中国资本市场中的一员,这让我觉得兴奋与骄傲。而我更想与大家分享、更令我兴奋与骄傲的是,中国正在进入一个真正的大时代,像陈总所说,有着很多创新和创业的机会,如何把握、如何得益、如何贡献于这个大时代,这是我们共同的话题。我将以“另外的创新”为题,说说我们怎么理解、怎么得益于价值创造。

回国前我在硅谷,对风险创投和科技企业比较熟悉,当时作为企业的CEO,主要是被风险创投家“欺负”,实际上是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如何做企业家的经验和教训。那时我就下决心:如果有机会,我一定做投资家。2003年回国时,国内风险创投地资本太多,而做并购整合的机构不多,我有机会在联想控股、在柳总的支持下创办了弘毅,弘毅在国内资本界更多地是以做并购、整合而著称,这本身就是创新。

对于创业、创新,在过去十年我们耳濡目染,一方面弘毅本身就是一个创业公司,十多年的创业历史,到目前为止比较幸运;另一方面我们也帮助了很多原本体量不大的公司,好比说快乐购,成长为市值较大的成熟公司。这样的例子很多。

我相信,中国今后会在经济转型、创新创业方面体现出巨大的优势,比如我们有像阿里巴巴、京东这样的企业,给大家提供了成功的榜样和无穷的想象力。而今天我想讲的是,在经济转型的语境之下,我们还应该关注哪些创新?

“一带一路”是最近举国上下关注的热点,我觉得从作为投资人的角度,也需要重视我们所面临的宏观环境。在中国,上世纪九十年代末出现了互联网的第一波创新、创业浪潮,产生了很多弄潮儿,泡沫破灭后也有许多失意者。但是人们擦干眼泪、忘记过去的失败,在更高的层面形成了第二波浪潮,也就是最近的一波与移动互联相关的浪潮,它已经变成中国人生活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但除了科技创新之外,在我看来世界范围内还有一种更大的浪潮,现在也许还在暗涌,但很快就会十分明确,那就是中国作为一个新兴市场国家,要在国际新格局中起到前所未有的作用。从创新、创业的角度,这一浪潮对于资本,特别是并购重组型的资本来讲,创造了很多机会。

弘毅在过去十年中,利用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优势快速发展,到目前为止已经投了80多家企业,过去所投的大多是制造业,因为当时的中国主要是为全世界制造价廉物美的产品。而经过多年积累,中国已经变成一个更有吸引力的地方——世界市场,而这个市场为从事投资、希望创业的人提供了很大的空间。

这一空间并不完全是指高科技创新的空间,也就是我今天演讲的主题“另外的创新”。好比说“存量的创新”——通过创新,将传统制造型企业转变为更有价值的创新型企业,以石药集团为例,这个企业在我们进入之前是一家典型的国企,经过改制和企业家、管理团队的努力,已经从30多亿市值、利润很低的企业,变成了市值约480亿,利润每年增长约30%的企业,并且还在高速增长的过程中。这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是,石药的业务模式从主要制造低价值的原料药,变为主要做高价值的创新药。我们相信,这个企业即便是在我们退出之后也会继续成功,因为增值创新的这条路走对了。

我们重视的另一种创新是业务模式的创新。我们作为以并购、重组为重要模式的投资者,现在特别关注跟中国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的行业,通过业务模式的创新,为企业插上发展的翅膀,例如,餐饮的安全、健康,医疗的便捷、规范都是老百姓最关注的问题,而我们近期通过打造行业投资平台,对品牌快餐、社区医院进行有组织的整合,上标准、上规模、上服务,这也是一种很重要的创新。

过去几年,业务模式与科技创新的结合改写了我们的生活方式,利用移动互联、大数据、云计算改造我们生活和做生意的方式,好比说电商取代传统零售,这里面说不上有多少科技创新,但有很多业务模式的创新。关于最近热议的“互联网+”,我举一个我们所投资企业的例子,在苏宁云商张近东张总看来,未来的趋势应该是“产品+渠道+服务”,而不仅仅是依靠互联网。当苏宁这样在过去取得巨大成功的企业对业务模式的创新如此重视,这个趋势让我们获益、给我们创造机会已经近在眼前了。

此外,我们还在做一件事:弘毅在前十年以国企改制为主,也在这一领域树立了品牌,而我们最近正在做“外企改制”。这是什么意思呢?中国现在已经是世界市场,但过去几十年我们忙着做世界工厂,并没有关注中国消费者本身的需求。现在中国消费者的需求提升了,但好的产品、服务依然短缺,表现之一就是许多境外旅游团实际上成了采购团。而我们现在做的事,是根据中国消费群体的需求,在全球寻找好的产品、技术、服务和品牌来满足这些需求。以前这些国外企业也注意到中国市场的潜力,把中国当成他们所要应对的海外市场来发展,效率不高,有时候效果也不好。现在我们可以改变做法——中国现在已经悄然从资本输入国变成资本输出国,我们要利用资本的优势,把外国企业变成能够更好服务于中国市场的世界企业。

今天的会场地处上海,让我再次感受到上海自贸区对我们这一业务的助力。上海自贸区设立后,弘毅第一个在区内设立基金管理公司,自贸区也让我们受益无穷。大家知道,中国企业要到国外收购企业往往面临着激烈竞争,而审批制度使得中国企业还没开始就已经输在起跑线上。由于自贸区政府职能创新的试验,跨境投资从事前审批到事中监管、事后备案,让中国企业和国际竞争对手站在了同一条起跑线上。这让我们深深感觉到,在中国杠杆率最高的创新往往与政府相关。

目前上海提出要做全世界的科创中心,而上海的政府职能相当完备、政府官员相当能干,在此刻更要谨慎使用有形之手,而要营造市场环境、让企业充分竞争,这本身就是巨大的创新。我们面临着大时代,更要借助于政府职能的创新,继续开放,继续改革,让优秀的人才在市场中优胜劣汰,让成千上万的创业企业自由竞争,让这个市场变得更活跃、更自由,更多的人在市场中冲浪,企业的生命力、整体经济的活力提升就一定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