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投资
公司新闻 > 新闻资讯
赵令欢: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投资时机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更新日期: 2016-01-26 18:00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年代,大家都必需关注宏观环境的变化与行业发展的趋势,并细心琢磨其中的变与不变。作为并购基金管理公司,这更是弘毅时刻关注的问题.

实际上,过去18个月中,我们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严冬气息,投资额和退出额都创了历史新高,我们感觉到这个行业在中国依然处于高速发展期。对于大家所提到的所谓“寒冬”,我想是由于我们步入了行业发展前所未有的阶段——转型。

转型不是箫条或者衰退,也不是以往的粗放式成长,而是有起有落,有冷有热,冰火两重天。在重大转型期弘毅如何看投资,我们的投资策略和实践案例能够说明。

首先,过去几年我们在制定战略和策略时关注三大趋势:

  1. 中国在世界格局中的崛起。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打破了原有的世界格局,旧格局已经一去不复返,新格局仍在建立之中,还有不确定性,但中国将在世界新格局中起到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一点是确定的。从五六年前,弘毅开始聚焦于以中国市场为中心的跨境并购,实际上是基于对这一趋势的观察。
  2. 中国本身的改革进入深水区。这一趋势对我们的投资业务也有重要影响,例如国企改制是弘毅投资过去十年的主要方向之一,我们相信改革已经进入深水区,道路虽然曲折,但是一定会随着深化改革不断推进,因此争议声最大的时候,也是我们对于国企改制的前景最坚定的时候。作为投资者,跟风是永远会失败的,我们希望做引领者。
  3. 技术革命所引发的人类生活模式的深刻变化。移动互联网、大数据、智能时代的到来,对生活方式和业务模式的影响,实际的冲击力比预想得更为强烈。

随着这三大趋势的逐步明确和加强,我们的投资方向、模式、行业也发生了较明显的转型。伴随着中国从资本输入国变成资本输出国、从世界工厂到世界市场,在我们的投资组合中新投公司多数为服务业、消费业,而过去投的很多都是生产制造和传统零售业等。

这与大趋势的变化是相符的——中国现在已经成为世界市场,体量大、增长快,但消费者所需要的优秀产品与服务,中国现在还没有足够能力提供,需求旺盛但产能不足,这就是为什么中国旅行团在国外往往变成了全球购物团。

反过来,过去三十年我们忙着做“世界工厂”,为全世界制造产品,但多数是低成本、高能耗、高污染,现在不仅形成了大量库存,更严重的是过剩产能,而消化产能是一个十分痛苦的过程。

从生产制造向消费服务的转变,是我们从中看到的大趋势之一。

今年前三季度GDP增长约为6.6%,其中工业增长不足2%,而服务业和社会消费品零售都超过10%。这是整体中国经济的趋势,而这一趋势在弘毅的投资组合中也得到了印证:前三季度,建筑材料、工程机械行业都在痛苦地下滑,而新近投资的服务和消费业企业都出现两位数以上的增长,不管酒店行业还是在线旅游。我们也由此认为,中国处于经济的转型期而不是衰退期,是有冷有热、冰火两重天。

目前,在全世界希望投资中国的投资者中普遍存在三个问题:

►新经济领域,价格已经很高了,是否太过于拥挤?

►中国经济很大的组成部分还是所谓“旧经济”,制造业、传统零售等,还能不能增长?

►大家都在讲“互联网+”,新旧经济的融合中有没有钱赚?

投“新经济”,会不会太拥挤?

首先,我们认为在中国做投资不能忘却投新经济,而作为并购基金管理者,我们的特性是投较大规模、较为成熟的企业。我们会花100亿买一个品牌,好比说英国的PizzaExpress,或者投20亿参加大型国企的改制。

因此,当我们看新经济时不仅限于科技创新,而是以中国这一世界市场为基准点,看这个市场需要什么,将市场需要而中国目前还无法提供的技术、产品、服务和管理引入,帮助它们在中国快速成长,更好地满足中国市场和消费者的需求。

比如,我们在美国好莱坞投资了一家新型电影制片公司,作为领投人,对这样一家大腕云集的公司从战略上产生很大影响力,而这个公司的策略就变成了Go East、Go Digital——依托快速发展的中国市场,依托新技术的前沿趋势,将好莱坞积累上百年的讲故事的能力,和中国消费者的需求结合起来。

另一个例子是PizzaExpress,这是英国的一家老字号企业,到目前有五十年的历史,在英国本土拥有400多家门店,是英国著名的休闲餐饮连锁品牌。当加盟商在香港开始试验后,发现香港门店的生意比伦敦的生意都要好。去年弘毅投资全资收购了PizzaExpress,我们的策略是英国市场继续稳住,中国市场快速做大,这将是一家增速很快的公司,因为中国消费者在满足了初期的需求之后,也要逐渐追求情调和品位,而休闲餐饮这一品类在中国还几乎是空白。

投“旧经济”,还有没有增长?

在中国这样大的市场做并购投资必需关注“存量”,而存量中我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国企改革。国家对于国企的进一步改制有明确的需求,我们相信在经济下行的压力之下,除了提倡创新创业,最大的存量——国企仍然需要通过改制提高效率、提升价值。

比如上海城投控股,城投控股拥有环保、地产、投资三块主要业务,未来它的环保业务将成为专门、专业的固体垃圾焚烧处理公司,而且准备在中国的300多个城市铺开,垃圾处理从填埋改为焚烧,节约土地资源、改善环境,再加上通过焚烧发电、回收废旧金属。房地产业务则重点做房地产金融,做资产证券化的排头兵。这个公司将转型成为更有价值的公司。这是我们通过公开市场参与新时期国企改制、帮助企业释放价值、为股东创造回报的例证。

投“新旧融合”,有没有空间?

关于新旧经济的结合,众所周知的概念是互联网+或者O2O,我们认为,互联网作为技术、大数据作为工具、云作为平台,与线下的融合是不可或缺的,新旧融合是很重要的机会,这在零售、医疗、餐饮、差旅等行业都已经发生。

我们所投资的苏宁就是一个例子,对于像苏宁这样在传统行业已经取得巨大成功的企业而言,转型往往是九死一生,但过去数年我们一起做线下线上打通的努力,打基础,把物流、供应链、线上、线下打通。现在,苏宁的转型已经从弯道进入直道,在今年左牵阿里巴巴,右牵万达。这就是新旧融合的最佳案例——线上线下打通,拥抱互联网,提高效率。

PE投资是长期的业务,投资之后的回报往往要数年之后才能体现,因此看清长期趋势、有战略、有执行、坚持不懈,对我们极为重要。在我们看来,目前中国投资的环境不是绝对的冷,也不是绝对的热,而是在转型之中、有冷有热。冷热之间,可以投新,可以投旧,也可以投新旧的结合,只要策略明确,坚持到底,我觉得世界上没有比中国更好的投资市场,也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投资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