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投资
公司新闻 > 新闻资讯
赵令欢:投资中国,弘毅遵循的三个必然与两种模式
文章来源:         更新日期: 2016-03-22 19:03

3月19日至21日,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作为中国两会之后的首个国家级论坛,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已经成为向全球企业界传递经济政策走向的最重要平台之一。今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吸引了全球86家著名跨国公司和62家中国顶尖企业主要负责人,以及60名中国部级官员,包括世行、IMF、OECD、亚开行、亚投行等诸多国际组织负责人、著名经济学家参与。

弘毅投资董事长、联想控股常务副总裁赵令欢再次受邀参会。在参加“全球化背景下的企业海外投资布局”主题讨论时,分享了作为投资的实践者,弘毅对中国投资世界和世界投资中国的三个宏观判断,以及在三个判断之下的投资方略。

以下为发言实录

先说宏观判断,投资的确是判断的业务,我们能够看到是过去,判断的是未来,这个转换本来就是比较难的,当时代转变很快的时候要判断未来就尤其困难,现在就是如此,尤其是新技术、新模式的快速发展,已经让很多过去的逻辑都真的只属于过去,和今后不再有相关性,而应用过去经验的时候要十分小心,有时候越依赖于过去的经验,就会越多错误。因此,判断对于像弘毅这样的规模性投资人,有三个判断对于我们很重要:

第一个是中国走世界,无论道路多曲折,结果是必然的,这个必然结果是什么?中国在世界新格局中必然是很重要的力量。现在由于经济增速放缓,国际贸易上的争端、技术的冲击,使得人们看到了很多负面的问题,但我们作为长期投资者,在做判断的时候,经常把中间的过程省略掉,看最后的必然是什么,所以第一个必然是中国肯定会在世界上是一个有力量的国家,体现之一是我相信十年之后世界五百强中会有很多是中国的跨国公司。

第二个判断是中国现在进行深层次的改革,会使得中国成为一个更市场化、更法治化的经济体。我们相信这是一个必然。

第三,对于大数据、移动互联带来的冲击,尽管已经很大,但我们有一个判断,无论现在我们如何认为,今天的判断都远比实际的冲击小得多,所以如果我们判断错误,都会错在太保守而不是太激进。

在这三个判断之下,我们做投资的时候主要有两个方面的两个实践,实际上是老话重谈,一个是“走出去”,一个是“引进来”。

第一,中国已经快速从世界工厂变成世界市场,作为世界工厂我们有很多的过剩产能,我们要通过全球重平衡将产能转移,这样对世界好,对中国也好。最近有很多例子,比如我们帮助我们的被投企业通过在国外收购兼并的方式变成全球的公司。最近中联重科正在收购美国的Terex,这两大公司合资以后会成为全球第二大机械工程企业,稳定发展。中国的产能、世界的需求,中国的制造、世界的技术,可以做很好的平衡。

第二,中国作为世界市场,实际上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和服务市场,中等收入家庭数量很多、成长很快,但他们的消费需求并没有得到满足。为什么要到国外买尿布?为什么要到好莱坞去拍片?我们做大量的跨境投资和收购,把中国市场需要的产品、服务快速地引进来。我们到伦敦去买PizzaExpress,是为了让中国人赶快去能用上,到好莱坞去投资,为了中国很快的得益于好莱坞。所以走出去、引进来,是我们对三大宏观判断的具体实践。

论坛观点集萃

作为世界性创新公司的代表,美国Facebook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提到:

创新的本质是从5—10年的时间跨度内来解决问题,而不只是解决当前的问题,1—2年内的问题靠产品就可以解决。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女士提到:

中国需要实行三项政策:开放、缩小、扩大。她概括的非常精辟,这三个词分别用英文的第一个字母组合起来就是“ONE”。

英国社会科学院院长、伦敦经济学院教授尼古拉斯•斯特恩,也说到:

在未来发展过程当中,中国应当将全球减排目标、推进城镇化和减少环境污染的目标综合考虑。

桥水基金的创始人、CEO雷•达里奥先生在论坛演讲中提到:

生产力的提升是对生活水平最具有决定性的因素”。他认为,“我们的生产效率马上就要复苏了,因为有一些颠覆性的技术,比如说像AI、大数据和超级计算等。

北京大学教授周其仁先生提到:

把体制成本降低是应对经济转型关键所在”。在他看来,中国经济在过去的数十年中取得了快速的发展,很大的一个因素在于通过改革降低了体制成本,但目前体制成本从快速降低后再次回升。尽管经济增速下行中很多市场成本都在下降,但体制成本如果不降的话,或许“很多企业没有等到市场成本降到它能够支撑下去的水平,就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