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毅投资
公司新闻 > 新闻资讯
《上海证券报》| 赵令欢:三大信念引领弘毅投资之道
文章来源:         更新日期: 2017-04-10 10:27



【上证报记者 郭成林】


北京,11月的一个中午,我们对联想控股常务副总裁、弘毅投资董事长赵令欢进行了一次专访。我们谈论的主题,从个案WeWork,到共享经济,再到弘毅的宏观布局,其中一条以“三大信念”指导的战略主线,清晰可见。


赵令欢说:“第一,中国走向世界,在新世界格局中的位置和作用一定会越来越重要;第二,中国深化改革,今后的社会治理将更法治化、经济发展将更市场化,我们认为是必然的;第三,互联网生活已经到来,各行各业技术发展的汇聚效应,对人类生活方式的冲击和颠覆,才刚刚开始。”


在此背景下,弘毅投资将自己的投资策略总结为“新”“中”“国”———投创新、投跨境,以及继续发力国企改革。


事实上,赵令欢的思考与信心、弘毅的投资与实践,其基础均建立在中国经济依旧拥有蓬勃发展的强大后劲之上;中国市场犹如磁石一般,仍在吸引全球最优质的资本、产品、人才与技术。


也因此,未来十年,依托着中国的伟大复兴,趁势而起的本土PE机构,将有机会改写全球行业规则,拉开中国资本时代的宏伟序幕。


确立三大投资信念


“2014年,我们提出投资‘新’、‘中’、‘国’。2015年,当时的市场仍然有各种各样的悲观情绪和预测,我们依然坚定。恰恰在这两年,我们的思考逐步清晰和更加坚定:2014年我说这是一种判断,2015年我说这是我们信心很足的想法,而过去这一年我称之为三个‘信念’,不仅仅是‘判断’或者‘观点’。过去这一年,我们在确定方针策略时正是按照这三个信念进行的。”赵令欢解释说。

 

具体看,他认为,第一,中国走向世界,中国在新的世界格局中的位置和作用一定会越来越重要。“中国必然在世界新格局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同时我认为,中国未来起作用的最重要途径,是通过中国的跨国公司,在全球经济中做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这是一个特别健康和有效的方式。所以我在几年前提出,随着中国实力的提升、影响的增强,可能有一天描述经济的指标不仅限于GDP的增长,也包括不断做大的GNP。一个发达国家的标志是有诸多的跨国公司,为这个国家产生比GDP还要大的GNP。中国现在称之为五百强的公司中,实际上有不少只是五百大,而不是五百强。通过跨境打造以中国为中心的跨国公司,打造真正的五百强,这是弘毅今后5年、10年甚至20年都要努力去做的。”赵令欢说。

 

第二,中国的深化改革,今后社会治理更法治化、经济发展更市场化,也是必然。“对弘毅这样着眼于长期和价值投资的投资公司是极为重要的,我们会借此去选择我们的行业、我们的企业、我们的投资模式。”

 

第三,互联网生活已经到来,各行各业技术发展的汇聚效应,真正冲击的是生活方式,而这个冲击才刚刚开始。新一代年轻人、工作者不会重复过去的理念,而这会改变几乎所有的业务模式、盈利模式,直至人们的思想观念。跨界颠覆正在发生,而且在加速发生。“我们做并购投资为主,通常并不投资于科技或创业公司。但对于这种会影响到每一个行业、每个人生活的趋势,作为投资者必须面对变化并进行布局。”

 

基于此,赵令欢强调,弘毅在今后仍将贯彻其投资“新”、“中”、“国”的大战略。


加码创新及跨境投资


“新”,即投创新,最新案例就是WeWork。2011年,WeWork在纽约成立,是目前全球最大的办公空间、社区及服务提供商。

 

在赵令欢看来,WeWork不是房地产项目,不是二房东,不是传统想象中的创客空间,它是具有互联网社区文化基因的共享办公空间。社区和共享是它最大的创新和价值。因此,它的客户除了狭义的创业者还有大量的中小企业、各类自由职业者,比如艺术家、律师、会计师,等等。甚至越来越多的大公司都开始为他们的员工在WeWork租办公空间。

 

赵令欢说:“共享办公,只是起点,将来还会衍生出WeLive(共享公寓),更多的差旅服务,WeWork对所有用户的魅力来自于它独一无二的社区网络功能,而且还是全球社区网络。”

 

“中”,即投跨境,打造以中国为中心的跨国公司。

 

赵令欢认为,中国会在世界格局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而且会毫不犹豫地走自己的路,中国需要学习、适应,世界更需要学习、适应中国市场、中国消费者、中国特色。

 

据了解,WeWork已在上海开设了旗舰店,它的业务模式、团队、管理都是全球领先的,在同中国市场连接时最重要的是充分认识到中国市场的特殊性。

 

“投资是看过去,投未来,问题的关键是———未来它能不能实现更高的价值?中国有超过4亿的‘千禧一代’职场主力军。我们投资WeWork,下一步就是把这个概念做好中国化、本土化。”赵令欢进一步说。

 

弘毅投资2014年全资并购了PizzaExpress,目前正在实施其中国化、本地化;2016年投资新奥股份,帮助其收购澳大利亚第一大清洁能源公司,是通过资本助力中国公司“走出去”的2.0版本。


深耕国企改革领域


“国”,即国企改革,依然是重要的主题。

 

赵令欢认为,国企改革从来都不是私有化,以股权投资助力国企改革领域,是推动、帮助国企实现治理市场化、管理专业化、人员职业化、发展国际化。

 

近期让赵令欢津津乐道的一个例子,是来自桐乡的玻璃纤维制造企业中国巨石远赴美国建厂。“中国巨石是目前世界最大、技术最领先、产品最广泛的玻璃纤维制造企业,以前它主要是将产品出口到美国,最近它在美国做了另外一件事:投资建工厂。这里面最有意思的不是建工厂本身,我们仔细想想,这是一种历史性的转折———以前是美国资金、美国工艺,利用中国土地、中国工人,建厂生产;而这一次,是中国装备、中国资金、中国工艺,和美国土地、美国工人、美国市场相结合。这标志着什么?中国有能力开始打造新型的跨国公司了,巨石再过几年就有可能参与全球这个行业的横向整合,变成中国下一轮产生的真正的世界五百强之一,不光大,主要是强。”

 

在赵令欢看来,这恰恰印证了弘毅所笃信并实践的三大信念,“中国会在新的世界格局发挥更重要的作用,但新格局今天还没有形成,形成新格局的过程中,国际规则的制定不一定只能通过政府间的谈判,很大程度上需要通过打造跨国公司,在不同国度、文化之下,参与到国际规则的制定之中。巨石也好、新奥也罢,都是这样的例子。”

 

“对我们来说关键是两点:第一,不管宏观形势如何,一个好的投资公司总有活干;第二,弘毅的选择始终紧扣价值和价值创造。做投资实际上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因为我们看的是过去,要投的是未来,对我们来说最重要也最难的事,是在一切没有发生之前、投资没有投入之前,就要决定今后和未来的相关性。这三年来的实践,让我们对如何运用资本帮助中国打造一批跨国公司,信心更足。”赵令欢最后说。